陶庙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»
汽车»
8234.con·11年后,一代宗师迎来结局,我敢说它是“叶问”系列最好的一部

8234.con·11年后,一代宗师迎来结局,我敢说它是“叶问”系列最好的一部

2020-01-11 13:20:46

8234.con·11年后,一代宗师迎来结局,我敢说它是“叶问”系列最好的一部

8234.con,一个好玩的小段子——

最近几年,越来越多ufc(终极格斗冠军赛,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mma综合格斗赛事)拳手联名提议,要求ufc禁止拳手在比赛中使用一门“功夫”。

猜猜是啥?

咏春。

准确的说,是咏春中“蹬膝盖”的腿法。

ufc次中量级排名第7的“神奇男孩”史提芬·汤普森认为:蹬膝盖这种源自咏春的腿法应该从mma中消失。

ufc轻量级冠军“狼人”昆顿·杰克逊甚至在采访中说:蹬膝盖的腿法,在比赛中就是非法。

为啥?

你看图吧。

上:比赛录像。下:咏春练习录像。

被这么蹬一脚膝关节,轻则跟昆顿·杰克逊一样,筋腱断裂,住院两个月;重则……

好了好了,我们不猜美国人怎么看咏春了。

肉叔更关心的是,为“咏春”真正打出国民知名度的电影《叶问》,在11年后的今天,终于迎来了终章——

叶问4:完结篇

01“宗师”

有啥说啥哈,肉叔对《叶问》系列的前几部还不满足——

前几部中叶问宗师的角色形象,有点儿略显苍白的道德完人+战无不胜的绝世高手的意思。

想想看,叶问(特指电影中的角色形象,下同)前几部都在干啥?

第一部:日本人打死多名昔日武馆馆主,国耻家恨加一起激怒了叶问,所以拳打日本人。

第二部:华洋拳赛,洋人拳击手侮辱国术、打死拳师,为了武术荣誉和民族大义,叶问再次走上擂台。

第三部:为一决咏春正统。

这么说吧,肉叔对《叶问》系列的不满足,就在于前三部为国为民、为宗为派的叶问,宗师气度有余,凡人味道不足。

要不是重新看了一遍,肉叔唯一能想起来叶问展现“人情味”的点,是叶问面对别人挑衅说他怕老婆,气定神闲地回应:

这世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,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。

“绝世高手”就更好解释啦~

作为国产动作片的一块招牌,《叶问》系列开创了一套独有的暴力美学,就突出一个字:快。

这一趟出拳,砰砰砰砰快到非要在银幕上打出虚影来才行。

即便是那场精彩至极的圆桌比武,要在一炷香时间内轮流上桌展示虎拳、鹤拳等一应流派,也忘不了最紧要的这个“快”字。

好看么?

当然。

但问题是,如果每次都是家国大义、每次都是一个打十个的快拳,角色会越走越空、观众会越看越累。

好在《叶问》系列到第三部就不这么干了——

第三部,首次试图补全叶问的个人情感,让叶问出拳的原因,不再只纠结于宏大命题中的民族大义,还有妻子和孩子,为了她们各打一场。

依然宗师,但更像常人。

动作设计,“快”字是当然不能丢的,还加入了一些类似cqb室内近距离格斗的场景。

依然快,但不会疲。

肉叔前两天去看了第四部,对我而言,整个系列我最喜欢的可能就是这一部了。

他比第三部迈的步子更大——

叶问步入晚年,家道中落,老婆离世,与儿子住在贫民窟。偏偏儿子不争气,因为寻衅滋事,校方决定开除他。

说到底,《叶问4》没有再把叶问架上家国大义的神坛,而是让他置身于普通市民烦恼的泥潭中。

一代宗师叶问,会怎么做?

叶问动了送儿子去美国留学的念头,恰好徒弟李小龙邀请他去美国,于是叶问应邀前往,顺便想在当地的中华总会为儿子弄封入学推荐信。

但儿子不乐意了。

他就不是块读书的料,打小酷爱打拳,但叶问始终坚持“读书才有出息”。

父子俩的隔阂在叶问飞往美国前夜爆发。

儿子说的一句台词让肉叔印象深刻:

不让我打拳,你自己不就是教拳的么,要么把这话和弟子说啊,说一套做一套!

两人吵到最后,谁也说服不了谁,儿子气急之下提到了母亲,这直接触及了叶问的底线,他狠狠打了儿子一巴掌。

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家里人,而一贯的谦谦君子形象,也首次出现裂痕。

那么堪比战争机器的英雄身躯呢?

辉煌不再。

叶问被查出身患癌症,身体迅速衰弱,撑不了多久。

不仅如此,打拳一定要用的左手也出现了问题——

叶问抵达美国,碰见了华裔少女被霸凌,霸凌者剪她头发、把她头往铁丝网上扣、推开旁边的门想砸她身上。

出手相助时,叶问左手被门重夹一下,落下了伤。

哎,问题来了。

另一边,美军要把咏春纳入军方训练,这引起一个军官强烈反对,这哥们练空手道的,觉得跟空手道比起来,中华武术都是弟中弟。

为了证明中国功夫不行,这哥们打上中华总会,还重伤中华总会会长万宗华。叶问忍无可忍,要出手为唐人街讨回公道。

你看,纵使在这叶问一生中最虚弱且迷茫的时刻,他的初心仍没有变——

我是个练武之人,遇到不公义的事情,我一定要站出来,这就是我们学武术的初心。

02凡人

把叶问完美的英雄形象掰碎后,《叶问4》又以一种更“平凡”的方式,重新立起来一个更加动人的平民英雄形象。

面对儿子,宗师叶问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父亲。他有着中国传统家长式的,插手孩子人生道路的坚持,或者说偏执。

也有着与儿子的相处状态从无话不说过渡到形同陌路的无奈与伤感。

有一个细节,烟。

电影开头,叶问被查出得癌后,医生劝诫他“要还想多活几年,就把烟戒了吧”。

平常烟不离手的叶问没再抽过烟,而且病情恶化的身体也闻不得烟味。

到美国后,叶问却主动破戒。

他每晚都不惜巨额长途费往家里打电话,就想听听儿子的声音。

但即使叶问让朋友三催四请地拉来儿子听电话,儿子也从没搭理过他。

一次又一次被拒绝后,辛酸、不解的情绪堵在叶问胸口,他窝在局促的宾馆里,终于是压着咳嗽,自暴自弃地点燃了香烟。

父子关系缓和的转折点,是肉叔很喜欢的一个编排,电影没有用生硬的说教,而是让叶问旁观了另一对父女的相处,中华总会会长万宗华,跟他女儿若男(就是叶问撞见的那个被霸凌的姑娘)。

叶问发现,万式父女,简直是叶家父子的镜像。

若男在学校被欺负,万宗华认为是她不对,叫她忍;若男爱跳啦啦操,万宗华却逼着她练太极。

总之,都在强加自己的固有观念给孩子。

叶问起初没觉得有问题,并在若男抱怨时和她说:

我看你爸爸很爱你呀。

直到若男反问:

这叫爱吗?他只管自己的喜好,从不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我相信其他爸爸不是这样的。

若男停顿了下,又全然信任地看着叶问:至少叶叔叔你不是。

叶问愕然。

别看只跟若男相处这几天,但已足够让他清楚若男是真的热爱啦啦操。

叶问再开口,心态已经转变:

那你在晚会上不要表演太极,表演啦啦操怎么样?

解开了万家父女的心结,叶问也解开了自己的偏执,不再强求儿子要念书,准备亲自教他打拳。

不过,在启程回国前,他还得先完成件事,迎战海军陆战队的挑衅。

叶问系列的打斗场面向来精彩,这部依然是第一武指袁和平坐镇,打戏拳拳到肉,酣畅淋漓。

其中,肉叔最喜欢的一场打戏,是叶问与万宗华的对决,咏春vs太极。

这场戏去繁为简,没有之前亮眼的密室格斗、圆盘比武,甚至因叶问左手受伤,两人只用单手过招,看似精彩程度削半,实则加深紧张程度,并成为全系列中最特别的一场。

两人衣衫分黑蓝二色,围着圆桌走位,如同太极两仪。

咏春动作小,速度快,以快打慢,而太极讲究化劲、引劲,以静制动;咏春从脚下发力,而太极重心在跨上。

两者的差异性极大,也正是因此,叶问与万宗华的一招一式间都碰撞出新颖的火花。

叶问握拳,专攻下路,万宗华执掌,打在上路;叶问见招拆招,万宗华以退为守。

两人的比武没留一丝一毫的空隙,从桌边一路打到桌上,直到遭遇突如其来的地震,才就此收手。

难分胜负?

倒也不是,万宗华踢向叶问命门,被叶问用手挡住,但叶问攻向万宗华的一脚,直直落在万宗华心脏边上。

然而,万宗华身为大家,愿意主动放弃一只手公平比武,美军军官可不会,他反而会盯准叶问的弱点下手。

叶问还能赢吗?

肉叔只透一点,在最后这场比试中,叶问使出了前三部从未用过的杀招,踢裆与封喉。

唉,叶问是真的老了啊。

03一代宗师

回顾叶问的一生,最无争议的概括,当是“一代宗师”。

只是,到底什么是宗师呢。

武功高超、开宗立派、或品行兼备?

我想用《一代宗师》中对习武之人三个境界的理解来定义“宗师”——

见自己,见天地,见众生。

见自己,即认识自己,认识自己处在社会中应担负的责任。

在前三部,叶问从佛山迁居到香港,这一路上他带着家人经历过日军侵华的炮火、英国殖民者的统治和香港武行的挑衅。

这让原本不问世事的他在危急时刻一次次主动挺身而出,他意识到自己身上有种抵御国难、团结武林并保护家人的责任。

而到这一部,叶问走出国门,见识天地。国外的意识形态在不断冲击着叶问的已有认知。

对家人,叶问放下了中式的教育理念,叶问意识到比起自以为的保护,孩子更想要的是对他喜好的尊重。

对咏春,爱徒李小龙给了全新的定义。

李小龙去国际空手道大会做表演嘉宾,在场的基本都是洋人,但他漂亮地接连击败所有对手。

全场欢呼,坐在台子上的叶问也露出欣慰的微笑,点了点头。

场上有一拨人心存质疑,赛后找李小龙麻烦,又被李小龙用中国功夫揍得心服口服。

中国功夫流传几千年,但李小龙是第一个让全世界认可的华人符号,他凭借的就是把功夫带到国外。

这让叶问意识到,与其固步自封地只教中国人功夫直至失传,打破国界,让更多人正确认识中国功夫,才是树立起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最好做法。

叶问与万宗华对决完后说了一句话:

其实分胜负是不是不那么重要,我们是否更应该用中国武术,去改变外国人对华人的偏见?

观念上的冲撞,让叶问在“见天地”中重新修正和提升了“见自己”,从而来到第三个境界“见众生”。

即用最恰当的合适自己的状态,从容地去面对众生,面对自己的使命。

都说《叶问4》是香港功夫片绝唱,确实,它自己就在见证着功夫片的落幕。前两部的武指洪金宝现坐上轮椅,晚年苍凉。其他功夫明星逐渐老去,后继无人。

而我们也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没看到像样的武打戏,全是一水的慢镜头和转圈圈。

但是,《叶问4》中,叶问生前的最后一个镜头让肉叔忍不住落泪,那是叶问身上的使命,也是对功夫片的挽歌。

79岁的叶问忍着病痛演示咏春的拳术招式:小念头、寻桥及木人桩。他的动作已不再有力,但还是让儿子把这些招式拍下来,做成示范片。

这示范片就像一盏明灯,灯上写着两个字——

传承。

新闻

栏目资讯

推荐